中日安全专家热议海空联络机制运行:有推进仍待加强

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一秒钟记住八九零新闻网

  10月26日下午,第十五届“北京-东京论坛”举行五个分论坛的讨论交流。伴随中日关系步入新时代,两国各领域合作出现诸多新机遇,两国关系也呈现进一步改善的势头。

  其中,在以“中日在构建东北亚安全与和平秩序中的责任”为主题的安全分论坛中,于去年6月正式启动运行的中日海空联络机制两国专家学者探讨的重点之一。


  中日安全交流,有迫切对话也有循序渐进

  多名与会的中日专家指出,中日安保关系较以前已有所改善。中国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江新凤表示,在两国领导人和双方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目前已经回归正轨,中日防务交流也取得了不少进展,如舰艇已恢复互访,青年军官互访已重启,海空联络机制也已正式启动,两国在东海海域出现紧急情况时可及时处理,对危机管理发挥一定作用。

  日本原防卫大臣、众议院议员中谷元进而补充称,上述海空联络机制已于去年6月开始运作。

  在海空联络机制运作半年之后,据中国国防部网站消息,中日两国防务部门于去年12月26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海空联络机制首次年度会议和专门会议。年度会议由中央军委国际军事合作办公室主任慈国巍与日本防卫省防卫政策局长槌道明宏共同主持。

  会议期间,双方就两国海上安全政策、海空联络机制运行情况和下一步防务交流合作等坦诚深入交换了意见,一致认为该机制启动后得到有效运行,有助于促进两国互信,一致同意加快机制直通电话建设进程,充分发挥海空联络机制作用,促进两国关系向好发展。双方将于2019年在日本举行机制第二次年度会议和专门会议。

  如今,距离海空联络机制的正式运作已过去一年有余。

  对此,日本原自卫舰队司令官、日本联合造船公司(JMU)顾问香田洋二在“北京-东京论坛”期间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认可中日防务关系正在改善,但他同时坦言,双方还有许多未完成的工作。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吴怀中表示,中日双方在东海的问题出现了积极的解决方向,可以看到海空联络机制现在正在落实,但两国首脑级的、防卫部门负责人级的热线还没有建起来,这需要进一步落实。此外,关于2008年中日达成的6·18共识,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的时候双方已经有共识,这需要中日双方逐步磋商解决。

  “日方对改善双方安全关系十分积极。日本希望双方尽快决定如何进行下一步,迫切想和中国进行对话。”香田洋二告诉澎湃新闻。

  不过,对此,中国军事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原主任姚云竹则向澎湃新闻报表示,日方是否积极在改善与中国防务之间的关系应视具体情况分析。

  姚云竹补充称,例如,日本自卫队对于管控危机、建立危机联络、危机通信这方面很急迫,比中方更迫切,但是在防务领域的实质性交流上,如共同的训练活动、更多的人员交流、军队院校的互派军事留学生等,双方都保持了慢慢循序渐进的态度,这确实也需要民意基础。

  进一步改善安全关系,增加互信是关键

  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海军太原舰对日本进行了访问。在16日的返航途中,太原舰在东京湾以南海域与日本海上自卫队“五月雨”号驱逐舰开展了海上联合训练。这是时隔八年之后中日双方首次进行的友好共同训练。

  不仅如此,太原舰访日期间正值日本受到超强台风“海贝思”的侵袭。太原舰随即悬挂出了一条用中日两种语言写下的“慰问台风受灾民众、祝愿灾区早日重建”的横幅。

  在时隔两周后的“北京-东京论坛”上,中谷元特意提及此事,表示很多日本人看到中国这种善意以及对日本民众表现出的担心和友情充满了感激之情。

  这是中日安全关系改善的一个缩影。不过,这一关系的进一步推进依然面临不小阻力。

  姚云竹对澎湃新闻表示,中日过去军事领域交流活动不多,一是因为两国国内政治基础还有些欠缺,其次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完整的军队,而日本自卫队不是完整的军队体制,所以在对等交流上往往会难以找到相对等的人员。

  江新凤也指出,中日安全关系仍然是中日关系里头的一块短板,存在一定问题,两国的军事互信仍然较缺乏,虽然已启动海空联络机制,但仍存在一些潜在风险,双方的舰机发生意外摩擦的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

  为了避免摩擦的发生、管控分歧,中日专家学者强调了提升两国互信的重要性。

  中谷元指出,对于日本和中国来说两国都在安全方面有共同的利益,两国在全球和平繁荣方面也担当巨大责任,两国之间防卫交流处于改善过程之中,在各种领域应加强合作来形成互信,应把日中合作提升到更新的阶段。

  上海市日本学会会长、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吴寄南提出,中日两国应在提高透明性上进行更多的交流。如日本《防卫白皮书》主要是由防卫省防卫政策局起草,中国防卫白皮书则由中科院起草的,双方起草的人员或可定期进行交流,避免一些战略误判,尽可能通过求同存异得到更多的共识。

  在中日防务合作方面可实现的领域中,中国国际战略研究基金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张沱生提出,双方应建立与发展有利于地区和平发展的安全架构,最重要的是要发展地区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如重启六方会谈,并最终将其发展成为地区多边安全合作组织。

  就中日双边而言,张沱生进一步补充称,要在地区内构建起协调、合作、均衡、稳定的新型关系,互利共盈、相互尊重。

  美或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中日学者齐言:难

  讨论会上,除了中日安全防务关系,美国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并有可能在亚洲部署新导弹等问题也是与会专家聚焦的另一个热点。

  今年8月,美国方面宣布正式退出《中导条约》后,美国国防部立即宣布将全面研发此前受到条约限制的陆基常规中程导弹。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长还表态称,希望尽快在亚洲部署新导弹。

  根据美方此前的表态,在亚太地区,美国想在500到5500公里的导弹射程范围内形成优势,而根据地理位置以及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基地分布情况来看,日本、韩国以及关岛是最有可能成为美国部署导弹的地点。

  对此,香田洋二对澎湃新闻表示, 在亚洲部署中导系统只是美国没有丢掉的一个选项而已。实际上即使现在开始制造新导弹也并没有那么简单。目前美国并不拥有陆基常规中程导弹,部署该导弹必须从零开始。香田洋二认为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并没有在日本部署新导弹的可能性。

  姚云竹也表示,虽然美国退出《中导条约》的后曾表示有必要在亚太地区应对中国的威胁部署新导弹,但重启这类导弹的研制生产需要一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对相应的部队编制体制进行调整、建立相应部队,还要考虑到可部署的同盟国。

  姚云竹补充称,被(美国)选中的同盟国由于夹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该国也必须考虑本国国内政治以及国民接受程度等,因此美国要在亚洲部署新导弹并非易事。


暂无评论

请到【后台 - 用户 - 我的个人资料】中填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